菲律賓施氏宗親會

沿革

  遜清中葉以還,政治腐化,生產失調,東西列強用砲艦政策迫我開港通商,自簽喪權條約而後,各國資本集團,挾其超越權利,洶湧侵入,彌漫全國,於是社會經濟,更癱瘓不靈,農村資源,愈形枯竭,國民貧病交加,無所適從,而閩南一帶影響尤深,因此大部分青年,都以南進為理想出路,其間於海程較近之菲律賓,性恃有多少親族戚友之援引,不虞飄泊無依,是以百年來我族人士,亦如其他族姓,去國蒞菲者,接踵而來,前代闢荒,後代耕耘,各已視此為第二故鄉矣,顧湖海奔波,原為生計,誰無家室之關念,誰無宗都之戀情;每當??紛忙,工作勞頓之餘,落寞天涯懷鄉更切,必思有以解除旅人孤獨,而俾精神有所寄託,由是家族會之組織,於焉藍牙,此實為我僑之切身需要,因為一本之親,異邦?旅,扶持友助,休戚相關,家族會無異僑居之一大家庭,且可以大家庭本位,進而謀求造福僑社,貢獻桑梓,固不限於敦宗睦族,聯絡感情而已也,本此主旨,發為動機,我旅菲臨濮堂,遂毅然於遜清末葉宣告成立,物換星移,今且在慶祝五十週年矣。

  當本堂成立之初,族橋先進,鑒於故鄉軫域觀念,積重難返,首要工作,當以化除成見,和衷共濟為大前提,於是呼號奔走,費盡苦心,在以切實合作為原則,深得錢潯兩江宗人之熱烈聲應,萬眾一心,數百年徒有虛名之宗族關係,經一番動員策進,遂將交惡積習,轉變而成?和景象,方期指臂相連,荊花並茂,從茲可告無罪於列祖列宗矣,惟是白雲蒼狗,變幻靡常,期間許多現實,容或有未能盡如人意者,謹陳梗概如下:

  夷考當年開始從事族務運動,而有相當表現者,應推光銘,能宗,至?,閣?,天淶,鴻謀諸君,除上述諸位領導者而外,當然尚有百數十位維護大局諸宗親之輔助贊襄,乃能開闢承先?後之路程,由是堂務之推進,轟轟烈烈,稱盛一時,最使吾人不能忘懷者,厥維創辦遵導兩等小學校於故里,同時每年津貼?族各鄉學校私塾之經費,(統計全族學校私塾十七所,由本堂支持補助者,達二十餘年)並敦促遵循學制教法,逐漸改進,在五十年前,有此興學育才之機構,實開閩南風氣之先,後因各鄉私塾次第改為學校,由是遵導兩等小學,不上十年,便化整為零,自身停辦,而將所有學生分別容納於各鄉私校,然十年樹木之旨,已由嘗試階段,而達於普遍繁榮矣,繼遵導而後,成績優良者,應推南潯,岑江,南津,繩正等校,現在錢江鄉中之尊道小學,則為舊時遵導學校之變名,因其原址鄰近錢江,原有學生,多數為錢江鄉人之子弟,幫將原名?改為易,藉以隱約存真,而紀念功績於永恒?耳。

  本堂最初成立,只曆三屆,遂因人事變遷,逐漸渙散,以致堂務停頓於無形,但從事實證明,對於故鄉教育貢獻責任,固不因人事之變遷而異初衷,當時故鄉,則有耆老健庵先生一身?承教育輔導義務,曆二十餘年而不倦,渠且負責每年預算,推?及支配補助各鄉學校事宜,一向大公無私,不偏不倚,殊令吾人景仰不置。
  閑嘗研究前此堂務停頓原因,大體上不外為幹部組織不甚健全,指導重心囿於集權制度,加以內地社會朦朧半醒,小部分人事糾紛,常致知牽動整個局面,遂使宗族機構陷於綜錯複雜之中,良堪痛惜,所幸者,在堂務停頓過程中,一般關心族務而願負責任之族親先後繼起,以不折不撓之精神,多方謀求補救分裂局面,歷來凡事?能通力合作,友助扶持,不致一本之親,視同秦越,本堂恢復一線生機,賴以延續四十多年而不斷,諸前輩之功,繼之者,有貽田,議潛,性?,至喨,學尾,至?,性淦,家檄,家百,?桔,性不,伸佑,至捆,光帆,修淇,能杞,能清,能詠,教恩,家普,能泰,能約,至汪,至貞,至江,性?,性踏,性農,宗桶,宗?,光鬢,至調,貽芬,家紹,教套,家超等諸熱心宗族人士,記錄無存,遺漏尚多。

  吾人回憶往事,又有許多關懷族事青年,心有餘而力不足,至今猶引以為憾者,在三十年前,有族橋青年能鋒,純茶,性鋉,逸生,質彬,冠?,教?,濱謀,能德,水閣,雲龍,光白,文龍,三江,繼起,江河,至齊,性錦,性鵬,性頭,水草,松良,宇宙,純仰,定民,仲伯,天孟,祥潭,深謀等鑒於吾宗無一團結機構,殊屬可惜,因此咸以恢復臨濮堂為職志,於是在熱情洋溢中,先行成立臨濮青年社,為臨濮堂複興鋪路,馮此機構為訓練中心,承承諸父老衷誠贊助,曾設立青年圖書館,並開辦西方簿記義務夜學,嘉謀先生自願為義務老師,熱忱堪許,無如好景不常,五年之雛形組織,竟偶因一部份意見不和,遂致分道揚鏢,各立門戶,而青年社亦遂無形解體,嗣後經故鄉族領能杞雨蒼諸先生後南來,折?周旋,提倡合作,亦均徒勞心血,未竟全功,然而族老方面,對鄉族前途耿耿在念,未能忘懷,時逢鴻謀,貽田二君行將返鄉退隱,諸宗人聯合筵為之洗塵,至泵,能宗等顧慮此後號召困難,前功必致盡廢,於是錢江方面當場推舉教鋏,濱謀,水草,深謀為該方面代表,追隨潯江諸族長繼續努力,嗣後連續七次假酒樓召集會議,協商合作辦法,迨至將近成功階段,又為先決問題,觀點,未趨一致,因此而復興事業,又遭挫折迄今二十餘年,過眼雲煙,都成陳?矣,所差堪引以為慰者,是南潯?益社自宣告成立後,活力充沛,成績斐然,同時錢江僑眾,為適應環境需要,遂成立旅菲錢江聯合會,該會雖依故鄉地區組織,有異於單純宗親會,然二十餘年間,錢江同人,激於木本水源之思,未嘗一刻放棄臨濮堂之復興願望,厥後南潯?益社擴大規劃,改組為施氏家族自治會,後因自治兩字不適合居留地意義,乃重新改易為旅菲臨濮施氏家庭總會,上述兩會,雖係各立門戶,各自為政,然遇緩急事宜,每能同舟共濟,相友相助扶持,固已根本建立深切之連系矣。

  太平洋戰事發生,兩會同一命運,在三年戰亂中,一切人事關連,倍覺殷切,大戰結束而後,性統、深謀肩荷兩會復興任務,浩劫信息信息餘生,相見悲喜交集,宗族間既已真誠了解,親善之不遑,何有乎錢潯之分乎?其時族領性水、性實、家羅、並鏗等,對於內外事故之合作,更有明顯表現,諸如共同祭祖,協力創辦南僑中學於故鄉,以至調解糾紛,及一切人情世事,都已劃一辦理。惟此種精神結合,合僉認為尚未臻團結理想,在龐大族眾之間,欲樹立鞏固規模,不有嚴密之系統組織,殊非長久之計,基此理念,加強合作決心,於是性水、性實、性統、並鏗、家羅、學滿、維雄、家欽、逸生、性諒、至哄、性攀、文宣、學猛、性培、奇珍、性儀、深謀等數十人奔走呼號,鼓勵族眾,負起實際工作,抱定必成信念,但在籌劃期間,諸同人旨趣雖同,觀點有異,經過幾番熱烈討論,有主張就原有之家族總會化私為公,登記錢江會員,以擴大組織者,有提倡重新建設會所,恢復宣統年間開始成立之臨濮堂者,亦有建議全新組織,另出名目,以第一屆從頭算起者,議論紛紛,莫衷一是,為此費盡周章,遷延許多時日,幸諸族領和善精誠,感動族眾,在苦心擘劃之下,達成各方協調,於是決議重新建築會所,恢復舊名稱為「族菲臨濮堂」由第四十八屆接起,因前清發?至復興成功,算求適為第四十八屆,同時臨濮族氏家族總會為劃一起見,改易名稱為旅菲潯江公會,今後錢江潯江兩會當能長在平衡發展中互相輝映,而旅菲臨濮堂蔚成為我宗最高機構矣。

  本堂五十週年紀念,除籌備編撰特刊外,並徵集篡修全宗公私譜系,同時熱烈舉辦全族晉主盛典,籍以序昭穆而備烝嘗,此固秉承中華民族之固有作風,而亦保存我國歷史之優良傳統也,世衰道微,倫常廢墜,不有譜系祀典之存在,千百年後,將不知此身何自而來,家族觀念云乎哉。
  記者不敏,對於宗族史實,有聞而知者,有見而知者,亦曾?列末議者,時間經歷半世紀,一切祇能從記憶中搜求,遺陋疏忽,洵屬難免,茲值本堂五十週年紀念刊之出版,同人為檢討過去,策勵來茲,爰將歷來功罪,忠實報導於宗人之前,本不願舊事重提,平添罪戾,亦不欲多所褒揚,一味文飾,為念創業維艱,守成更難,前事之失,即是後事之師,有不能己於言者,喜見新猷,回憶舊事,迅筆直書,淺陋無文,願諸宗人垂教馬。